王大锤:拿影帝?没那心思

发布于:2017-01-17 18:10:38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曾剑 摄影/隋希 摄像/阿洋)


“《后会无期》做客腾讯首映礼的时候,同事说真实的你和戏里的你不太一样。”

“是,大家都觉得我本人比片子里稍微好看一些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我觉得你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这可能是整个采访中唯一一次有点像是在逗逼的对话。其它的时候,白客既严肃又认真,每一个问题都回答得一丝不苟,滴水不漏,规规矩矩。

他根本就不像那个王大锤,那个在夕阳下奔跑的少年,那个郁郁不得志的小妖怪,那个总是YY自己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屌丝白领。白客看上去并不浮夸,他沉稳淡定,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长处是什么,也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,他甚至还颇有几分责任感和担当力。


做演员,我也觉得我有天分


白客是一个非常有天分的演员,虽然很多人忽视了这一点。

的确,《万万没想到》不是光凭演员的表演来打动人的网剧,它更多是靠创意、剧本、后期等等合力而为,即便如此,白客的演技依然是很难被掩盖的,与这部网剧里的其它红人相比,如孔女神,保洁小妹,等等,你会发现,白客的表演与他们是不太一样的。其他人的表演虽然也给你“好好笑啊”的感觉,但总有“好像哪里不太对”的漏洞感,而白客,就没有这种感觉。

腾讯娱乐:刚才听导演说,你在演《万万没想到》大电影时,入戏太深,演完以后一直在哭。

白客:演感情戏的时候是这样。那次是演被村民暴打,然后我抱着那只狗离开了村子。那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很难受,拍完以后不是特别开心。

腾讯娱乐:导演说让你去一个没人的角落里先哭一会。

白客:是比较难受,有点影响情绪。

腾讯娱乐:后来怎么调节回来的。

白客:就是靠时间呗,时间长了就忘了。其实就是那几场感情戏,其它的戏还好,因为我对王大锤这个角色太熟悉了,不需要特别忘掉自己。

腾讯娱乐:导演认为你是一个有天分的演员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白客:我也是这么觉得的,不然不可能做成今天这样。

腾讯娱乐:那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有表演天分的?

白客:我还真不知道准确的时间点是什么。这还真得遇到伯乐,叫兽找我演,有个导演觉得就想用你,时间长了,你觉得自己是能干这个的。

腾讯娱乐:感觉你少年时期就没有做过演员梦。

白客:是啊,我都是在踢球,打游戏,就这点事。不过你说到表演这回事,我想起当时在考艺术专业的时候,上培训课的时候,上台让我讲东西,我总是能让别人笑,总是感觉自己能压住场,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有天赋的。

腾讯娱乐:你现在是怎么理解表演的,听说你们公司每星期有一节表演培训课。

白客:我去上过,但一共也就少过一两次。太忙了。

腾讯娱乐:那你的表演,你对人物的揣摩,都来自本能吗?

白客:就是靠本能,对。

腾讯娱乐:所以,专业演员会是你发展的方向吧。

白客:我之前做演员,一方面是为了证明自己在公司不白拿钱,还是有一些实力的,另一方面也因为做了演员赚钱多一些,这是最初的想法。现在才开始真正认识演员,感觉开始真正喜欢这个工作。现在我会觉得诠释人物特别有意思,我现在表演人物都觉得特别开心。

腾讯娱乐:怎么个有意思法?

白客:不知道有意思在哪,没法解释这个事情。我拿到一个剧本后,我先问一下我演哪个角色,然后在读剧本的时候就特别开心,我就感觉自己剧本里的这个人,特别开心。

腾讯娱乐:就是扮演另外一个人的乐趣。

白客:对。我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。

腾讯娱乐:叫兽之前在知乎上说,你迟早有一天会拿影帝的。

白客:我不知道,我没有这个想法,我才演了两三年戏就敢说拿影帝,我有病啊。

腾讯娱乐:最佳新人奖,总可以吧。

白客:我不知道评奖是怎么回事。我演了三年戏,一个奖也没拿过。

腾讯娱乐:因为你没怎么演过大电影啊。

白客:但是子墨就拿了无数的最佳男主角了。我拍的和他差不多,都拍广告,都拍网剧。之前,**视频说给我一个奖,我前一天晚上拍了一通宵的戏,一直拍到第二天中午12点,天又特别冷,零下好几度,我实在不想去,可告诉我说有一个奖,那咬着牙去吧,可到了后发现,没有。


谈冷漠:只是不爱客套寒暄而已


优秀的喜剧演员往往是这样,他们在戏里能放得有多开,他们就能在戏外收得有多紧。在影视作品里,他们就如同张大嘴的蚌,让你看到他内心的珍珠。但到了生活里,他们就如同把嘴闭得死死的蚌,让你恨不得想用刀子去撬开他的嘴。

周星驰是这样,白客,他看上去也有点类似。

出现在公众场合中的白客的确带有一点冷冷的感觉,而白客自己也曾经在采访中承认自己是一个冷漠的人。

腾讯娱乐:好像优秀的喜剧演员都容易封闭,比如周星驰,比如黄渤。你好像也是。

白客:我觉得就是表达欲望没那么强。我跟我的兄弟们、朋友们一块时,绝对是另一幅面孔,大家都特别HIGH。我估计周星驰,黄渤老师,也肯定是这样,只不过大家看不到他们的另一面,而他们也不愿意展现给大家看,没必要。

腾讯娱乐:所以你生活里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。

白客:是的。我跟我兄弟什么的,我就特别HIGH,但是我跟其他人,我大部分时候是偏冷的,我懒得社交。

腾讯娱乐:所以你之前说《后会无期》里那个角色比较冷漠,和你本人比较接近,我就觉得应该还不至于这样。

白客:我之前吧,我学播音之前,我是这么一个人,我和家里的亲戚都不说话。

腾讯娱乐:多亲的亲戚?爸妈?

白客:爸妈也很少,跟我妈说的还多一点,因为我妈在外地工作,见得比较少。我不是特别爱说话,但是我跟同学啊,好朋友啊,话就特别多。必须有聊得来的东西。比如家里亲戚一圈人在这,我不会打开话匣子,调节一下气氛,我没那个闲工夫。但那时如果说,我们俩都玩这一个游戏,那我能跟你聊得特别HIGH,我们俩都爱看球,那我能跟你聊特别HIGH。

不客套,没那个想法。我跟你认识不认识,无所谓,就这样。跟家里的亲戚也是,如果没什么能聊到一块,自然就不想说太多话。

腾讯娱乐:家里的亲戚聊的一般是赚多少钱啊,什么时候结婚啊,什么时候生孩子啊这种。

白客:我现在这个年龄,也不会给姑父啊姨父啊敬酒,我妈就帮我打掩护,说这孩子从小被溺爱,没教这些东西。实际上呢,我妈觉得我这样也挺好的。

腾讯娱乐:我觉得你这样也谈不上有多冷漠。

白客:我觉得也谈不上。不过呢,我家里面对我从事这一行还是很惊讶的,没想到这么一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人居然做了演员,这在我们家是很震惊的事。


足球梦想?算了吧


如果有人穿越时光,去和大学毕业前的白客说,他以后会是一个演员,估计这对他自己来说也是很震惊的事。

做演员从来就不是白客的梦想。大学毕业前的白客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也就是打游戏,踢球。不过他还是有梦想的,他的梦想,就是做一个足球解说员。

因为这个梦想,白客要去报考中国传媒大学。他要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闪闪发光呢。

故事的后来就是,白客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,他学的是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,却成了一个演员。

腾讯娱乐:你说你是一个那么不爱客套和寒暄的人,但你上的大学,你学的专业,感觉都是很open的呢。

白客:对,也就是因为这个,我爸不支持我。他觉得,你要去考播音主持,那你首先得有打圆场的能力,而我平常就不爱聊天。只有我妈支持我,我妈借钱让我去参加考前培训。我爸不支持,不掏钱。

腾讯娱乐:你爸这么过分呀。

白客:不是过分,就是觉得没必要。你现在看我,是因为我已经成功了。但那个时候家里人觉得你明显不能干这个。那个时候其实就是咬着牙干的。

腾讯娱乐:那你为什么想考播音主持呢?

白客:我就是想当足球解说员啊。我小时候想踢球,也得不到支持,当然这个也没法支持,踢球很难踢出来。到了高中,我觉得不能踢球,我还可以当足球解说员,所以就想考播音员。

腾讯娱乐:现在你这么红了,终于圆了儿时的梦想,可以当一回足球解说员了吧。

白客:这事特别好解释。就比如说我现在配音少了,那是因为以前我配音,大家按行活给价就行嘛,但是现在我不是纯粹的配音,还有一部分的宣传在里头,我又签公司了,那价钱肯定不一样了。所以配音就少了。那足球解说其实也是同一回事。

我有好多体育圈的朋友,有找我解说的,我说我不去了,我也的确没空。

腾讯娱乐:当时你在扬州电台还是台聘,为什么非得要北漂呢?

白客:台聘的确稳定。但是我在扬州的文化融入程度不够,方言没学会,热线记者的电话完全听不懂。在那边也没有朋友,我的朋友全都跑北京去了。

腾讯娱乐:扬州妹子的方言多好听啊。

白客:我实际体会不是这样,听不懂,只有着急的感觉。

腾讯娱乐:那你是怎么加盟万合天宜的呢?

白客:这个说起来也很简单。那个时候我在北京已经干了一年多配音了,都是自由职业嘛。我想有社保,想有三险一金,不交这些没法买房嘛。我之前和公司里的这些人都已经比较熟了,大家都比较有意思,聊得特别HIGH。他们当时选择的范围也不大,就是我们这批从网上出来的人。说实话,找这么多奇形怪状的人,不好找!


上一章:王宝强的《大闹天竺》里最大惊喜是他

下一章:鲜肉老师最萌校园CP 刘杰毅周奇圈粉无数

Copyright © 2004 - 2016 万合天宜版权所有